欢迎光临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Industry Information

行业资讯

云南连续五年干旱60万人受灾 元谋县近半年无雨

时间:2019-11-11

yabo国际法治宣传教育    

中廣網北京2月24日消息 ([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李健飛 滿朝旭) 據[中國 的英 文:China]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今年春天,我國西南西北部分地區遭遇旱情■yabo国际许可证■。其中,雲南省從09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連續四年大旱之後,今年再次遭遇嚴重旱情。而旱情最為嚴重的楚雄州元謀縣已有近130天沒有降雨,境內6條河流斷流。位於半山區的金沙坪傈僳族村小組,大半年沒有補水的小水窖快要見底■yabo国际科技园■。等水、節水、盼水貫[穿著 的英 文:wears]村民每一天的生活。

物茂鄉羅興村金沙坪村民小組地處半山區,22戶村民中[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為傈僳族,他們03年從特別幹旱的薑驛鄉搬遷過來。起初這裏的土地還[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種植水稻,[但是 的英 文:But]現在[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基本不能種什麽糧食了。村民的生活基本靠政府幫扶。

村民杞義龍:還是沒有水,[我們 的英 文:we]莊稼還是沒有辦法種,現在我們一直[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吃政府供應給我們的救濟糧。

政府已經為金沙坪每戶村民修建了蓄水的小水窖,從去年5月份就開始攢的水,杞義龍一家一直沒舍得用。

杞義龍:這個是水窖,我們用來保存,到天幹沒有辦法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再用它。

記者:現在還[有多少 的拚音:yǒu duō shǎo]水?

杞義龍:現在也不多了,我這裏[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隻有三分之一的水了,平常也不敢用它。

記者:為什麽不敢用?

杞義龍:[其它 的拚音:other]地方還有的話我們用水桶到別的地方去背啊。

傍晚七點半,太陽已經下山,村民杞義龍並沒有顧上吃晚飯,急匆匆爬上村後的山坡,來到村子裏[唯一 的英 文:sole]的飲用水取水點,但是這裏的情形卻讓他失望了。

杞義龍:二十五公斤的水桶,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時才有一桶水,現在我們用抽簽的方式排隊按次序來接水,現在[輪到 的英 文:up]我了,但是現在裏麵沒有水了,我[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把這個管子放到我的桶裏麵,現在吸也吸不出來呀。

這個取水點的水由山上的石縫中引出,通過皮管一滴一滴的接進村民的塑料桶中。但是現在水滴也開始時斷時續,一整個晝夜多次過來守護水滴成了金沙坪22戶村民的慣例。淩晨兩點鍾,杞義龍又來到了取水點。

杞義龍:用力吸水聲……流水聲……你看又斷了,沒有水,水源太小了,隻有一根草那麽粗。

杞義龍用力吸了皮管一口,但是也隻換來不到五秒鍾的水滴,他隻能盼著後麵的時間會有轉機。

杞義龍:要到明天早上再來看[一次 的英 文:Once],如果沒有的話要明天中午十二點到一點鍾就可能有水。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才睡下四個多小時的杞義龍果然再次[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在了取水點。這次費力吸水大概有了些成效,水也一直滴到了傍晚時分,杞義龍終於如願的往家背回一桶水。這桶水對全家人來說實在太金貴了。

杞義龍:這一桶水節約的話可能要用四到五天,我們[計劃 的英 文:plan]是一天用四公斤的水。

記者:全家人四口人麽?

杞義龍:嗯,用來煮飯、洗菜。

雖然上山下山奔波了一天一夜,渾身都是汗和塵土,但杞義龍卻不敢用一點淨水來洗澡。

杞義龍:這個洗澡太困難了,一般都是很少洗澡了。

記者:你有多少天沒有洗澡了?

杞義龍:我們能有二十天了。

很難想象,像杞義龍[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一整個晝夜多次過來守護水滴,成了金沙坪22戶村民的慣例。在村民們不斷引水、尋找應急生活用水的同時,生產用水更是捉襟見肘。

因為缺水,金沙坪的養殖和種植都受到嚴重[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杞義龍家養的羊顯得無精打采。

記者:這小羊還挺瘦的啊?

杞義龍:我們現在這裏太幹了,[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是沒有青草吃了,沒有吃飽,母羊也沒有吃飽,所以它沒有奶水。

除了期望基本的生活用水能夠得到保障,金沙坪村民們每天都盼望著有水能讓荒蕪多年的莊稼種起來,讓他們能早日擺脫吃救濟糧的困境。如今,等待對他們來講顯得十分[漫長 的拚音:màn cháng]。這幾天,除了接水背水,杞義龍最[愛 的英 文:love]去村子裏[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挖基井的地點轉悠。

記者:準備打多少米?

杞義龍:肯定要一百米左右。

記者:能打到水?

杞義龍:肯定要打到水。

記者:那什麽時候能打呢?

杞義龍:可能要到十五到二十天左右,要一個月才能吃到這個水。

村子裏一直期盼政府能為他們修建一個能容200萬方的積水庫,長效[解決 的英 文:settle]他們的農業生產用水。但[由於 的拚音:yóu yú]積水庫[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需要立項和較大資金投入,政府又考慮到金沙坪村小組隻有22戶,這件[事情 的英 文:affair]已被擱置很久。現在,無論是眼前需要用於生活應急的基井,還是從長遠需要用於恢複生產的積水庫,對於杞義龍和鄉親們來說都和格外急迫。

杞義龍:我們當然[希望 的英 文:hope]要快一點,現在我們那個水源再過幾天可能一滴都不會有了,人和牲畜都等不了。

而在地勢較低且靠近龍川河的金雷村,[隨著 的拚音:suí zhe]龍川河的斷流,這個村子在雨季來臨前的生產生活十分難熬。

金雷村委員它的土地高於龍川河,從七幾年以來都是提灌用水,連續5年幹旱,龍川江的河水太少了,每年的[春節 的拚音:chuanjie]後都斷流,我們的地下水用的是七五年後打的淺井,到去年都幹枯了。現在打一百多米的深井,但是水量很少。

由於比漫灌大為省水,村民楊龍家的四分地最近已經采用了滴灌技術,但是這個新技術在金雷村推廣的並不多。4000畝地隻有500畝采用了滴灌。大金水河村小組長文懷恩對此比較擔憂。

文懷恩:現在我們農戶的話,有部分農戶想搞,但是投資有點大,因為條件不占,土地不集中的話他就不劃算。糧食去年就不敢種了,今年也不敢種了,將來我們這個地方如果不改進的話很危險,現在我[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願望就是要把漫灌盡量的改成滴灌。

村民們[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政府能[有效 的英 文:valid]組織農戶連片種植,把各戶零散的土地合起來,集中投入滴灌設備,讓更多新技術早日投入抗旱中。

水源不足、灌溉條件差、[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太高,是當前抗旱[工作 的英 文:work]麵臨的最大困難。據了解,國家防總已經派出四個工作組赴雲南、四川、[陝西 的英 文:Shaanxi][甘肅 的拚音:Gansu]等省指導抗旱工作。

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抗旱一處處長成福雲表示,雲南、陝西、甘肅三省耕地受旱麵積達3167萬畝,而雲南已是連續第四年出現較為嚴重的旱情。

成福雲:比如說雲南、陝西、甘肅三省的耕地受旱麵積占全國耕地受旱麵積的53%。另外雲南、甘肅兩省飲水困難人口有75萬人,占全國總數的88%。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雲南省大部分地區2009年以來已連續四年[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嚴重旱情,有60萬城鄉居民出現不同程[度 的拚音: dù]飲水困難。

值得[注意 的拚音:zhù yì]的是,成福雲[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當前的抗旱工作也遭遇了[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困難。主要集中在抗旱水源嚴重不足、抗旱灌溉條件差、抗旱所需的能源成本高,國家防總已要求地方按照最不利情況落實相關保障措施。

成福雲:有些地方抗旱水源不足,還有一些冬小麥受旱麵積,冬麥區有1500多萬畝受旱,其中1000萬畝左右沒有灌溉條件,所以這一部分耕地要抗旱的話難度還是[很大 的英 文:huge]。另外,最近抗旱用油用電[價格 的拚音:jià gé]一直比較高,抗旱成本很高,抗旱的意願就不是很強,組織群眾抗旱還是有一定難度。

對於全國旱情發展形勢,成福雲也做了分析。

成福雲:3到5月份,也就今年春季全國大部地區氣溫較常年同期偏高,另外江淮大部、江南東北部等地降雨偏少。去年發生嚴重旱情的西南和長江中下遊部分地區今年春旱形勢仍然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可能再次出現冬春連旱。北方冬麥區整體上旱情形勢要好於常年同期,但陝西、甘肅、[河南 的拚音:Henan]、山西等省部分地區墒情不足,旱情有可能發展。


2019 版权所有: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755-2988 6887    郑重声明: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者镜像本站内容   

yabo国际       新闻列表         yabo国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