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Industry Information

行业资讯

广东遂溪黑摩托月销量达5000 多为扣留报废车辆

时间:2019-10-31

南方農村報訊([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樊文澤 實習生 孔學劭)據最新規定,摩托車報廢年限最高為13年,達到年限後,國家將引導報廢。對於被查扣,並進行報廢處理的摩托車,國家更是明文禁止其再[度 的拚音: dù]流入市場。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一個依靠販賣報廢、交警查扣摩托車來獲取暴利的黑色產業鏈,卻一直隱藏在湛江市遂溪縣城月鎮,且有愈演愈烈的發展勢頭。

緣何這種明顯違法的產業集群,[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當地 的英 文:local]的持續運作,且屢禁不止?這不禁引人深思〖yabo国际港口〗。

目擊

民居變身黑車店

“一到年底,這裏的黑車市場又火起[來了 的英 文:老弟]。”在湛江市遂溪縣城月鎮,摩托商家周高(化名)指著路邊一台飛馳而過的摩托車,歎了口氣。這輛CG車油門轟得[很大 的英 文:huge],排氣管冒著滾滾的濃煙,沒有牌照。

記者在鎮上走了一圈,發現[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無牌車”無處不在,[幾乎 的英 文:much][成為 的英 文:Become]鎮上民眾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交通工具。

“靚仔,要買車麽?”一名中年婦女迎了過來。跟隨她的指引,記者來到了一處民宅,穿過大堂,來到後廳,隻見十幾輛摩托車整齊地停放在屋裏。看到有人進來,屋裏女主人也迎了過來■yabo国际机械设备■。

“這款本田2000元,你聽聽這聲音,很猛!”她熟手地啟動了一台CG125。記者觀察到,[這些 的英 文:These]摩托的外觀毫無光澤,[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車架都有拚接過的痕跡,油箱、座包[嶄新 的英 文:brand new],很多[位置 的拚音:wèi zhi]略顯鏽斑。

“這是拚的,騎起來不[安全 的英 文:safest]。”記者指了指車架。

“這裏用鋼管焊接過的,沒事。你誠心買,便宜點給你。”女主人說。

看到記者無心在這家店購買,中年婦女又帶記者去另外一戶人家。“你來[我們 的英 文:we]這裏買就對了,我們的車經常賣到湛江、吳川去,連廣西那邊都和我們拿貨。”該戶女主人得意地說。

[也許 的拚音:yě xǔ]發現記者一直在問[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沒有還價,女主人[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變得警覺:“你不是買車的,是不是派出所或者記者?”隨即不再理會記者。

調查

黑車月銷量破五千

周高[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在城月鎮,隱藏在民居中銷售的黑摩托車檔口,超過了100家,[大多數 的英 文:most][分布 的英 文:distributes]在北坡路附近。檔口內分工明確,男人到金屬回收公司“收貨”,婦女上街兜售,留守的小孩則要看店。路邊的維修檔口[負責 的拚音:fù zé]修車、洗車,鎮上的摩的師傅、小賣店老板負責拉客,檔口每賣一台車,掮客也能拿到100元至200元提成。

據介紹,城月鎮出產的“黑摩托”,大多數來自於湛江地區的金屬回收公司,有些則是來自於珠三角地區。得益於流通環節的順暢,監管部門的缺位,這些黑摩托十分暢銷,月銷量已在1000台以上,在[春節 的拚音:chuanjie]前的旺季,月銷量甚至突破5千台,湛江、茂名、珠三角、甚至廣西等地的人都會過來提貨。

“如果計算生產總值,這裏的黑摩托產業[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是當地的龍頭產業。”周高嘲諷地說。與此對比,他經營的正規車行,每個月都賣不了100台。“生意快做不下去了。”

暗訪

回收公司變賣查扣車

2014年1月6日,南方農村報記者來到位於雷州市企水路與G207國道交匯處的金屬回收公司。經報料人介紹,城月鎮的很多摩托,[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從這裏提貨,再被翻新出售。

批發點的門口處掛著“雷州物資總公司金屬回收公司”的牌匾。牌匾不遠處貼著一則貨運廣告,[提示 的拚音:tí shì]前來進貨的老板可以[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該公司,直接將車發往廣西、珠三角等地區。

場內已經有不少人在選貨,不時有人將破舊的摩托車推出來,搬上小貨車拉走。也有人[開著 的拚音:open]車過來買配件。

跨進大門後,場內的景象豁然開闊。近3000平方米的院子內,堆滿了破舊摩托車與拆車件。規格不同,新舊程度不同的貨物被分成不同的[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堆放。基本完整的摩托車數量超過了200台。

記者觀察到,這些車的座包上留著白色的噴漆字。“10年12月無車架號查扣”、“13年3月無牌查扣”等描述日期、查扣方式的字樣清晰可見,但[其他 的英 文:other]信息卻被做了處理,隻留下了白色的痕跡,非常像交警部門查扣的車輛。

門口的結算處,幾個人在砍價。“老板,這台算便宜點?”“1000最低,你上次拿貨拖了一個[星期 的拚音:xīng qī]才給錢。”“上次那台這麽靚才900,這台這麽貴?”“物價上漲!”

看到記者在看車,場內的員工過來招呼。“這台125多少錢?”“識貨!這台換個油箱,就可以跑,1200。”“哪的車?”“你沒看寫著麽,13年無牌查扣,最多08年車,本田機堪磨!”“哪扣的?”“你多管閑事!”“800我要了。”“不講價!你[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大把人要!”說完,這名員工頭也不回地走開了。

■記者手記

屢禁不止

黑產業緣何難根除?

一台報廢的摩托車,由金屬公司從交警處“拿”出來,以800元的[價格 的英 文:Prices]賣出去,經翻新後再以1400元的價格銷售到用戶手中。一條看似變廢為寶的產業鏈,實則卻是一條侵吞正規摩托車市場,道路交通秩序的毒蛇。它導致正規車行生意冷淡,道路交通越發混亂。

早在前幾年,南方農村報與[其它 的拚音:other]的報紙、電視媒體都曾關注過遂溪城月鎮的黑摩托產業,並引起了相關執法部門的重視與查處。但遺憾的是,多次的嚴查,均[無法 的英 文:to be]將這一“龍頭產業”徹底鏟除。

這不禁引人深思:是什麽樣的原因,讓這一黑產業如此根深蒂固,並逆勢生長?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當地偷搶摩托車現象嚴重,越貴的車,被搶的幾率就越高。民眾願意購買報廢車,[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降低被搶的風險。其次,當地民眾即便購買新車,也無上牌的習慣,導致無牌無證車輛大量存在。法難責眾,這讓交警部門日常執法無從下手。交警查車淪為[一種 的英 文:one][形式 的英 文:form],黑車被攔下,也隻是交錢走人。此外,隱蔽於民居的摩托車銷售,不[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票 的英 文:ticket],又讓工商執法時難以[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這些二手的摩托車是用於對外銷售”。

誠然,要根除城月鎮的黑摩托產業,已不能依靠一兩天的執法[運動 的英 文:sports],而是需要一個長效的[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機製,各部門的聯合執法,聯防統治,切斷黑摩托利益鏈的同時,引導曾在該產業謀生的民眾找到新活路,還市場、交通一個清白。

(廣東遂溪“黑摩托”月銷量達5000台 多為交警扣留報廢的摩托)


2019 版权所有: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755-2988 6887    郑重声明: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者镜像本站内容   

yabo国际       新闻列表         yabo国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