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Industry Information

行业资讯

云南丘北集市仍可买到毒鼠强 中毒儿童仍未出院

时间:2019-10-22

[圖片] 3月22日,雲南省丘北縣平龍村,朱林澤被奶奶拉著回家。他在佳佳幼兒園上中班,是19日毒鼠強中毒案中32名被緊急送醫孩子之一。

新京報訊 昨日,雲南丘北縣幼兒園[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毒鼠強中毒案後的第五天,5名中毒兒童仍在醫院[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觀察治療。大量警力在案發地平龍村偵查。目前,涉案毒鼠強的來源尚無定論,依舊是警方偵查重點〖yabo国际公文发布〗。但在[當地 的英 文:local]集市,有[記者 的拚音:jì zhě]買到多支疑似毒鼠強,當地警方表示,將加大毒鼠強打擊力[度 的拚音: dù]。 3月19日,當地一所幼兒園發生毒鼠強中毒事件,致2名女童身亡,多人[出現 的英 文:There]中毒症狀■yabo国际能源集团■。

當地集市仍可買到毒鼠強

日前,有媒體記者從平龍村附近集鎮上通過暗訪方式,購得數支疑似毒鼠強的物品。該物品外形與普通玻璃包裝的針劑相同,內裝液體呈紅色,包裝上並無任何[產品 的英 文:product]信息。當地工商、公安部門已將該物品送檢,並展開調查。

丘北縣工商局副局長居培斌介紹,從1998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農業部、公安部、國家工商局等八部門就聯合下發過《關於在全國統一開展嚴厲打擊非法製售劇毒急性鼠藥活動的[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雲南隨即開始嚴厲打擊製售毒鼠強。

居培斌稱,查處中的難度[很大 的英 文:huge],銷售毒鼠強的人多是遊商,利用各鄉鎮趕集擺攤販賣,“[我們 的英 文:we][幾乎 的拚音:jī hū]每月都有行動,對毒鼠強進行查處,但[這些 的拚音:zhè xie]遊商都[認識 的英 文:known]我們工商的人了,他們往往人貨分離,工商沒有偵查權,暗訪的方式也用過,但效果不明顯。”

村民稱案發後售藥遊商未出現

“毒鼠強是四亞甲基二碸四胺等劇毒危險化學物品的統稱,這類化學品毒性劇烈,見效迅速,晚上拌成鼠餌,早上就能看見死老鼠,老百姓[愛 的拚音:ài]用。”昨日,丘北縣農科局政策法規股一名[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提到,老百姓不配合,這也給查處帶來難度。

“這些年來,每逢村裏趕集,有兩個遊商經常來賣毒鼠強,村裏人都能買到。”昨日,平龍村村民周文雲提到,無論村民還是遊商都[知道 的英 文:knew],政府在打擊毒鼠強,但遊商在攤位上不擺出毒鼠強,照樣能買到。幼兒園毒案發生後,賣毒鼠強的遊商並未在趕集時出現。

而據媒體報道,2011年10月,丘北縣所在的文山州一所小學,也發生過毒鼠強中毒事件,導致22名[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不同程度[食物 的英 文:Food]中毒,死亡1人。當年11月,文山州政府還曾下發《關於進一步做好毒鼠強清繳[工作 的英 文:work]的通知》,要求各級政府嚴打製售毒鼠強。

■ 調查

當地60餘幼兒園無資質

發生毒案幼兒園無資質被停;當地萬餘名適齡兒童未入園,[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部門稱全關停[影響 的英 文:effect]孩子學前教育

在毒案發生第二天,發生毒案的佳佳幼兒園和同村的喜洋洋幼兒園,都[收到 的英 文:received]了丘北縣教育局的“幼兒園停辦通知書”,也讓近百名孩子至今呆在家無學可上。

丘北縣教育局副局長表示,這兩家幼兒園停辦是因未辦任何手續。實質上,佳佳幼兒園無證“裸奔”並非孤例,整個丘北縣有60多所幼兒園都在無證招生。

毒案幼兒園無證“裸奔”一年多

佳佳幼兒園是在3月20日收到的“幼兒園停辦通知書”,在此之前,這個招收了79名幼兒的幼兒園[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裸奔”了1年多。

根據新京報記者調查,佳佳幼兒園在開辦時曾找過丘北縣教育部門,試圖辦理辦學許可證,但[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辦學條件未達標,並未獲批。

昨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丘北縣教育局副局長提到,佳佳幼兒園當時找到教育局還不是來辦證,隻是來“谘詢”。

無論黃永機當初到教育局的目的是什麽,佳佳幼兒園還是在鎮、縣兩級政府部門的眼皮下辦了起來,生源多為本村孩子。

相鄰的喜洋洋幼兒園負責人何小存說,喜洋洋幼兒園開辦前,也找到了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對方的說法是“既不[支持 的英 文:support],也不反對”。

喜洋洋幼兒園的孩子大[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外村的,坦言辦園是為賺錢的何小存說,為了生源,他還專門用一輛麵包車當做校車,早上去接孩子,晚上再把孩子送回家。

同樣無證的校車行駛在山間公路上,但同樣沒人管。

全縣60多家幼兒園都無資質

針對佳佳幼兒園和喜洋洋幼兒園無證招生的情況,丘北縣教育局副局長馬躍昨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教育局是知情的。

[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如此,馬躍稱,整個丘北縣有60多家已經上馬招生的幼兒園也沒有辦證。

“民辦教育有個籌設期,一般是一到三年。”馬躍提到,按照2003年9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和雲南省對於民辦教育的相關規定,民辦教育機構在籌設期內,政策並未明晰是否可招生。馬稱,源於此,教育主管部門也未對這些無證幼兒園進行取締。

記者查詢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的《雲南省民辦教育條例》,其規定明確說明:未取得辦學許可證,不得招生和開展任何[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的教育教學活動。

對此,馬躍[承認 的英 文:admitted],這的確是最新的規定,“這個籌設期,我也不太好說。這些[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的體製還是理不太順。”

馬躍說,按照政策規定,丘北縣的這60餘所幼兒園在籌設期間確實不[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招生辦學。

按照他的說法,如果嚴格按照政策規定,這些無證幼兒園都得關掉,那很多孩子就接受不到學前教育,“孩子有需求,家長有需求,這些無證幼兒園就這麽存在了。”

萬餘適齡兒童需入園就學

平龍村民提到,幾年前,孩子上小學前都是呆在家裏或者在外麵瘋玩,丘北縣是少數民族地區,很多孩子上小學前還隻是說民族地區的方言,更不用說唱歌跳舞這些技能,與城裏孩子差別明顯。而正是為了縮小與城裏孩子的差別,村民在收入不多的情況下,仍願意送孩子去幼兒園。

一名家長說,孩子以前膽子小,到幼兒園一周後明顯膽子變大了,放學後,還會跟[老師 的英 文:teacher]說再見。

毒案發生後,平龍村兩所幼兒園停辦,近百名孩子呆在家裏,無學可上。

馬躍稱,如果平龍村的孩子想去正規的幼兒園,需要到20公裏開外的雙龍營鎮上,“那個幼兒園沒校車,得家長長途接送。”

馬躍稱,目前全縣有資質的幼兒園為28所,大都是2010年至2013年丘北縣對於全縣學前教育的三年規劃中完成的。

而根據教育局提供的另外一組數據,目前,丘北縣還有12322名適齡幼兒未能入園,還需[大力 的拚音:dà lì]發展公辦幼兒園,繼續支持鼓勵民間資本投入辦教育,並確保合法合規。

馬躍說,這些年,財政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增幅不大,教育主管部門也在想辦法。

本版采寫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本版攝影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毒倒多名學童 丘北嚴查毒鼠強)

(編輯:SN064) 。


2019 版权所有:深圳市 yabo国际 化妆品有限公司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755-2988 6887    郑重声明: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者镜像本站内容   

yabo国际       新闻列表         yabo国际

网站地图